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天涯游子

天涯游子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镜头下的中国--自食其力的中国百姓  

2013-06-02 01:00:14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闽江遗体打捞者:凭良心做事被说势利很委屈

26日上午,温岭数百名群众围观尸体打捞。25日晚,女子因感情原因跳河,男子下河营救二人身亡。亲属邀民间打捞者,打捞者开始以6000元/位价格,经协调,以1500元/位谈妥。(资料图)

26日上午,温岭数百名群众围观尸体打捞。25日晚,女子因感情原因跳河,男子下河营救二人身亡。亲属邀民间打捞者,打捞者开始以6000元/位价格,经协调,以1500元/位谈妥。(资料图)

央视网 “捞尸”,一件听起来就令人生畏的事情。但在这30年间,却成为唐庆华和同伴们的一项工作。最近几年,他们平均每4天,就要在闽江里打捞起一具尸体。每位捞尸人从中得到的回报也只是200多元的辛苦钱。

不会游泳的捞尸人更专业

60多岁的唐庆华,自小就跟着身为渔民的父辈在渔船上生活。记忆中,那个年代,他父亲就经常帮助派出所打捞闽江上的浮尸,或是助人寻找溺水的亲朋。

长大成人后,唐庆华尽管有了自己的工作,但时不时有人来请求帮忙捞尸。渐渐地,他也子承父业,和10多名亲戚朋友一起,在工作之余顺带干起了捞尸的活。

“说出来很多人不相信,在我们有五六个人都不会游泳,我就是其中之一,但说起打捞尸体的功夫,我们比专业的潜水打捞队还厉害。”

凭着从小的耳濡目染,唐庆华对闽江福州段的水文状况十分熟悉。“从洪山桥到九孔闸,哪里水深、哪里水浅、哪里有漩涡,我们一清二楚。”

唐庆华和同伴们打捞尸体从来不用下水,所用的工具也十分简单——一根竹竿、一枚大鱼钩。

“一般来说,我们就驾着船在溺水者出事附近的水域寻找,挂着鱼钩的竹竿探到水里,碰到东西,我们马上就能判断出是石头、铁块还是尸体,十之七八的溺水者尸体能被打捞上来,比潜水打捞的成功率还高。”

不过,唐庆华也曾碰到过连续打捞三天三夜,最终无功而返的情况。

如今,每当闽江发生溺亡、投江自杀事件,大家就会想起向他们求助。他们还被福州市仓山区民政局、福州水上派出所指定为专门打捞浮尸的队伍。

打捞一具尸收入两三千

外人看来,这份既脏又累还不太吉利的活,肯定收入不菲。然而,事实并非如此。

闽江捞尸分为两种情况,一种是水上派出所或者民政部门发现闽江上的无名无主浮尸,找到唐庆华们帮忙打捞;另一种是溺水者家属请他们帮忙寻找溺水者。

接到派出所或者民政局打捞浮尸的通知后,唐庆华会和四五名同伴会驾着柴油动力的小木船,带着打捞工具和事先准备好的裹尸布、手套,立即赶到现场。

将腐烂发臭、令人作呕的浮尸打捞出水后,他们要负责用裹尸布将尸体包好,沿着闽江运送到鳌峰大桥附近的一处码头,等待警察过来验尸,然后还得合力将尸体抬到三米多高的堤坝上,直到殡仪馆的车辆到来将尸体运走,整个捞尸过程才算结束。

事后唐庆华和同伴们能够得到民政部门和派出所给予的近2000元补贴。

对于溺水者家属的求助,由于不知道尸体所处的具体位置,打捞难度较大,一般需要动用两艘船和八九个人。尤其是在夏季溺水高峰期,经常要顶着烈日在江面上长时间进行打捞。唐庆华和同伴们会视具体情况,在最短时间内跟溺水者家属商量好打捞价钱,价格通常在3000元上下。

现在媒体的一些报道,让很多人都认为捞尸人尽是些掉进了钱眼里的势利小人。

这种看法,在唐庆华看来显得过于偏激:“或许是有那么一小部分捞尸人把钱看得很重,但对我们来说,赚的就是点辛苦钱,扣除裹尸布、手套等材料费、柴油费,还有我们做一些祈福法事的费用,打捞一具尸体,分到我们每个人手中的钱也就是200多元。要是碰上事后反悔不给钱或者没将尸体打捞上来的情况,之前的辛苦就都白费了。”

委屈却放不下的工作

打捞之前,唐庆华会尽快和溺水者家属商量好价格,为打捞争取时间。

“那时候家属都很紧张,通常都表示只要能捞上来,多少钱都无所谓,但我们也是凭良心做事,不会乱叫价,只希望尽快谈好价格,马上寻找溺水者。”唐庆华说。

不过尸体成功打捞出水后,各种情况都有可能出现,唐庆华略显无奈地说:“现在什么样的人都有,尸体打捞上来,很爽快给钱的有,再次讨价还价的有,一分钱不给的也有。还有不让把尸体运到殡仪馆,最后把气撒到我们头上的。”

令唐庆华难忘的是,有一次捞起一名来自西北地区的溺水者尸体后,其家属并未按之前的承诺支付3000元打捞费,只扔下300元就走了,最后老唐还发现其中200元是假钞。

“当时挺心寒的,不过想想他们亲属都没了,可能也实在穷得拿不出钱,我没也只能自认倒霉了。”


辛辛苦苦,钱没赚多少,还经常落得满腹委屈,唐庆华和同伴们也经常想着放手不干。

“我们这十几个人,大部分年龄都五六十岁了,有了退休金,经济上还算过得去,现在身体也慢慢不如以前了,真想不干了。”

“可是没办法,我们不做,没人愿意做,现在的年轻人,随便去哪打工,轻轻松松赚得比这还多。我们要真不做了,这闽江上每年八九十具尸体谁来打捞?一有事情,找到的还是我们,看着那些溺水
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57)| 评论(3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